史上最怪異的冬颱日,也是鮑伯赴台大口試的日子,一個風雨交加的日子。

一早清早就起床,開始看戀愛巴士的存檔,以抒解緊張的心情。

「看來,今天是不延期了」鮑伯看看網頁上沒有公布新消息。

也好,不然要多緊張一個禮拜。

穿著帥帥的襯衫、西裝褲,裝個專業的樣子。

就這樣隻身前往雨濛濛的台大。

恩恩~在台大迷路了10分鐘,終於找到口試會場,

「至少也做個看板吧,有夠不醒目」

「呼呼,還好有提早來」

到了之後還有半小時,坐也坐不住,就在人家系館亂逛亂看...

看到教授還很親切地跟他打招呼,「這樣等會兒會幫我加分嗎?」。

下一個口試的人要提早10分鐘坐在「刑場」外面等。

那10分鐘大概是鮑伯今年來最久的10分鐘。

冷冰冰而填滿死寂的空氣,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和失去節奏的呼吸聲......

「原來死刑犯的感覺也不過如此阿」鮑伯逞強地安慰自己。

此時,鮑伯很想跟旁邊那位漂亮的試務人員閒聊一下以抒緩鮑伯快僵硬的心臟。

「隨便聊一下不然太緊張了啦」右耳的惡魔呢喃著

「不行,這樣人家會以為你要搭訕她」左耳的天使叮嚀著




鮑伯開始使用心像法緩和壓力,

「快!想像自己在海邊,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還有海鷗」

「咦,怎麼海鷗是教授的臉...」

「這樣不行啦,失敗失敗,徹底失敗!」





鮑伯只好倒吸一口氣,開始做著「美乃滋呼吸法」

不是,是拉梅茲呼吸法...

「原來產婦的感受也不過如此阿」鮑伯已經進入異想世界。



終於門,開了。

「換你了」試務人員輕聲地說


於是鮑伯開始在10位教授前亂謅了一段,自己也不知道在幹嘛...

腦筋一片空白...回答也亂七八糟...

結果一整天印象最深刻卻是那靈魂出竅的10分鐘...


「早知道就搭訕下去了!」




PS 僅為鮑伯引用到死刑犯和產婦感到抱歉,不是故意冒犯的,阿門。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