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什麼樣的學習、什麼樣的快樂、什麼樣的人生
也許下列的文章可以帶來另一番的思考...

--------------------------------------
<學校不選模範生 更沒有排名>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01 期
作者:賀先蕙


丹麥人為什麼快樂?也許答案之一,在童年教育。

想像你是一位丹麥家長,學期末你會收到孩子怎麼樣的成績單?

答案是:你會收到一份沒有「成績」的成績單。這是《商業周刊》採訪團隊,實地走訪丹麥小學的一項有趣發現。

丹麥的孩子交給父母的是一份「四格成績單」,上面沒有國語、數學、社會、自然的分數,也沒有老師的評語,更沒有排名。事實上,這份成績單是由孩子自己或寫、或畫完成的,上面只有四個格子,分別是「最喜歡的事情」、「最討厭的事情」、「最擅長的事情」以及「最希望學習的事情」。

許多還不會寫字的孩子,在四個格子裡甚至只用圖畫表達。這份四格成績單是每學期末,老師與家長面談的根據。重點不是成績,而是孩子的發展、個性以及與同學的相處。

丹麥兒童教育從「人」出發,每個階段都有清楚的重點。幼兒時期,重點在孩子適應力和社群能力的培養;年紀稍長,重心逐漸轉移到好奇心的激發,訓練孩子跨領域的知識運用,探索興趣,多元認識自己。

一位丹麥受訪者告訴我們:「丹麥的孩子,有作為孩子的自由,他們被允許有時間、空間玩耍,接近大自然、爬樹、跌倒等等,而不是從小就逼迫他們學習技巧。」

一份丹麥政府與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合作的〈丹麥的幼年教育及照護政策〉報告中也強調,為了學習良好的社會能力,幼稚園必須確保孩子能與其他人互動,「先決條件是孩子能有開放、包容和尊重他人的心。」

養成解決問題能力,因自信而快樂 不追求高分,卻有六成學生熱愛數學

到了年紀大一點的小學生,教育的重點則轉移到團隊合作和主動探索知識。
在哥本哈根市郊的Hellerup初等學校,一群五、六年級的學生在老師幫助下,正聚精會神研究他們的「創新」計畫。他們決定用「火箭」來表現創新主題,用紙張、少許金屬片和氫氣球做成火箭,並且發射成功。在這個六百人的學校裡,學生有一半的時間坐在課堂裡聽講,另一半時間利用這種計畫的方式學習。

丹麥許多初等學校都用這種計畫式教學,讓學生主動學習跨領域知識。以創新計畫為例,它長達四個禮拜,這群孩子每天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兩點,或者在教室裡、或者在圖書館研討這項計畫,每組都有一個四年級、一個五年級和一個六年級的學生,他們不是被動的聽課,而是主動做實驗或上網查資料。特別的是,包括丹麥文、數學、英文、IT(資訊科技)和科學等八個不同領域的老師,也打破各自授課的框架,在一旁隨時協助,刺激孩子們在他們探索的主題上,可以同時吸取丹麥文、英文、數學和科學等跨領域的知識。

除了創新計畫,學校也設計了「怪獸」計畫和「如何活出好生活」的科學計畫,也有例如「友情」等,加強學生的社會化能力。「這樣的方法讓他們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養成他們的自信,我想這解釋了為什麼他們可以很快樂。」Hellerup的校長克魯.諾特福(Knud Nordentoft)說。

從中國移民到丹麥的孫少波、梁琴夫婦告訴我們,他們七歲的女兒在學校玩整天,但這些遊戲設計的目的是讓孩子自然而然的學習。例如某個星期的主題是非洲,老師便帶著孩子們玩各種非洲遊戲,討論非洲有什麼動物、有什麼語言、跳什麼舞、睡什麼床。

丹麥的教學方式讓孩子養成主動、好奇的精神,並且喜愛學習。在OECD針對十五歲學生所做的國際學生評鑑計畫(PISA)中,丹麥孩子的絕對分數表現也許不是非常出色,但當被問到「我做數學因為我喜歡它」這樣的問題時,有五九%的丹麥學生表示贊同,高於OECD平均的三八%。

「扎實的知識只是孩子們在學校學的基本,更重要的是學生必須兼具社會能力,擅長合作、能適應快速改變的世界,更必須是獨立思考、自信的孩子。」克魯說。

我們很好奇,在丹麥,學校是如何選舉模範生的?當記者詢問克魯時,他無法想像的說:「我們沒有這樣的措施。我們也絕不會這麼做!」原來,丹麥學校沒有模範生這回事,這又是我們另一發現。

不跟別人比較,只追求自己的天賦 丹麥孩子懂得傾聽心裡的聲音

哥本哈根大學歷史學家彥斯(Jens Fabricuius Mller)認為,表揚模範生是一種「非常不丹麥」的做法,「我們反對這種做法,我們希望關心那些落後的人。因為那些已經很棒的孩子,不管在什麼環境裡,都可以有很好的表現。」

沒有模範生,只有快樂學習的教育理念,造就了小孩子不必跟別人比較,只要追求自己天賦的文化。丹麥孩子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有安全感又自信,懂得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

一天下午,採訪團隊到了丹麥第二大城歐胡斯(Aarhus)旁的小鎮。坐落在一望無際草原中的是幾棟古老的米色建築,一株三層樓高的栗子樹悠然豎立在入口,散發著一種靜謐的力量,這是建立於一八六六年的Testrup民眾高等學校。在這裡,我們碰到了十九歲的安妮.湯姆森(Anne-Sofie Hartvig Thomsen),她高中剛畢業,來此參加四個月的長期課程,學習戲劇、繪畫、宗教和說故事。「這個經驗讓我更準備好面對人生。」安妮告訴我們。

這裡的課程分為哲學、戲劇、創意寫作、音樂和公民教育五類,不考試,沒有成績。這裡關心的,不是「你可以做什麼?」的能力問題,而是「你是誰?」這樣的大哉問。

高中畢業不急著進大學 花一年旅遊或當義工來思考人生

「葛隆維啟蒙的思想對我們有深遠的影響。增加知識固然重要,但若一個人無法體認人生的重要,那麼所有的知識都沒有力量。」Testrup校長岳恆.卡爾森(Jrgen Carlsen)說。許多丹麥年輕人到了高中畢業,都像安妮一樣,不急著立刻進大學,而是用一年時間,透過各種方式來思考人生,可能是旅遊、也可能是做義工。

銀飾公司喬治傑生的銀匠麥克.伯克佛(Michael Birkefeldt)有三個女兒,他告訴我們,大女兒的志向是做演員。我們反問他會支持女兒這樣的志願嗎?他說:「當然。她們必須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找到自己的人生!快樂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你必須要能選擇自己的人生!」難道不會擔心女兒浪費時間嗎?「不會擔心浪費時間!我只擔心她們能不能得到好的教育、能不能快樂。」

這就是典型的丹麥思維。在這個不求快的社會,孩子有時間、空間、被鼓勵去探索世界。如果人們問:「為什麼丹麥人可以快樂?」也許答案就在丹麥人的童年教育。 年輕人的腦袋 是國家最重要的資產 二○○六年十月底的午後,《商業周刊》拜訪位於哥本哈根Frederiksholms運河旁、一棟二百七十四年歷史樓房中的丹麥教育部長柏特.豪德(Bertel Haarder,上圖)。六十二歲的他,不但是葛隆維專家,也是丹麥政壇的長青樹,歷任五年國會議員、十一年教育部長、四年的移民及融合部長,並在二○○五年回任教育部長。

這位教育掌舵者相信,對缺乏自然資源的丹麥來說,教育是最大的競爭力,「我們放進年輕人腦袋裡的東西,永遠都是這個國家的最重要資產。」豪德接受訪問時,用力指著自己的腦袋向我們強調。

然而,他眼中的「教育」,卻不僅是高等教育,技職教育也是關鍵一環。
「千萬不要忘了技職教育,丹麥的技職教育是我們最為進步的制度。我們保持了舊有的學徒制,融合了理論和實際操作。」

在他眼中,丹麥還有另一項重要資產,「丹麥的平等主義,是一種資產,」他強調,「我們的平等是一種力量,因為我們有一種動員所有人才——包括窮人——的力量。」

在一個多小時的採訪中,豪德數度因為拍照光源不足,親自站起來幫忙搬桌子、找檯燈以增加亮度、跑去找延長線和插座,完全不假手助理幫忙。見識了這樣的親和作風,我們更了解丹麥人的平等精神。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全文給了教育界莫大的反思,, 現在課程知識都在全球化,, <br />
    把"人性"引發出來由此至終都不是教育的大前題,, 身為學<br />
    生的自己更深受"其害"<br />
    不能說學校沒用,, 但這並不代表時下的教育方式是對.. 普<br />
    遍家長都認為子女的成績才能"證明"孩子的"實力",, 但又<br />
    有誰會理會他們的成績以外的發展? 其實是令人心痛的<br />
    事,, 可惜都市人却習以為常...<br />
    無論如果,, 要國民改變自己傳統的"堆鴨式"教育概念,, <br />
    我認為,, 比推行更有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