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哲學課時老師的powerpoint提到法國數學家Charles Hermite(1822-1901)的一段話:『學問像大海,考試像魚鉤,老師老要把魚掛在魚鉤上,教魚怎麼能在大海中學會自由、平衡的游泳?』『或許有人已經習慣魚鉤了,反而忘了在海中遊水是上帝給魚的基本權力。但是,如果願意自己脫鉤,學習就不是那麼苦毒的折磨了。』我一看到這段話,心裡馬上浮現我在補習班工作的情景與心情…

大學時為了賺自己的生活費,從大二就在北投的補習班兼差做課輔老師。到了退伍之後,應補習班主任之邀繼續擔任國中數學教師到現在,然而擔任課輔老師與教師的最大差別是教師必須直接面對學生的成績,換言之就是要對學生的成績負責。「成績至上」不只是一般學校的風氣,更是補習班賴以生存的歸臬,而這個沈重的原則卻讓我一直無法適從。我的教學信念是「學習要始於樂趣」,我認為要讓學生先喜歡數學,或者至少不討厭數學才能夠讓學生的學習成效提高。我上課時總是會想盡量營造歡樂的上課氣氛,包括講笑話、出益智題讓學生動動腦筋、和學生聊聊時事。學生的反應總是很激烈,往往一發不可收拾。這個現象讓我又喜又憂,喜的是能讓學生開心,憂的是程度落後的學生一旦沈溺在歡樂裡,他們變成喜歡上課,但不喜歡做數學,而且上課時間往往不足以趕上進度。趕不上進度對教高中以下的老師是很有殺傷力的,因為大部分家長很難諒解「沒上完進度」的老師,在他們眼中,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作為。因此我陷入了一個痛苦的拉鋸情況,我一方面要顧及進度,一方面也要衡量學生上課的情形,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要同時教導程度高低差距太多的學生,教得太快太難,有人會跟不上,教得太慢太簡單,有人會嫌無聊,我只能努力地在其中尋找平衡,直到現在還是徬徨不知最好的平衡為何。

我希望教魚能在大海中學會自由、平衡的游泳,但當我不用魚鉤時魚卻游不動,我知道也許是因為某些魚就是不喜歡這片海洋,他們愛好的地方可能是別的湖泊或山上的小溪,但身為這片海洋的守護者,我只能不斷嘗試各種方法來盡量讓魚兒能夠往前游。然而,對他們而言,他們還沒有找到可以脫鉤的動力與方法。而這是我們的教育體系最大的敗筆,我覺得台灣的教育旨在「教會」學生各種知識,而不是「啟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就像一台火車,現存教育體系幫學生鋪好軌道(通常只有固定一兩條),教會各種行走的方式與技巧,以為這樣列車就可以一路順風到達終點,孰不知沒有學習樂趣作為動力燃料,火車行走的路程有限,甚至無法啟動,而許多老師的角色淪為在火車後面用蠻力強推的人。

即使知道教育體系的失敗,我必須不斷面對教學的挫折以及學生的挫敗感,一次再一次的重複重點,一小時又一小時的延長教學,面對第一百次「我忘記了」後,還要保持著鼓勵的微笑真的是件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在哲學課堂上,我又再度接收到能夠鼓勵我繼續下去的精神糧食。迺毓老師說:『每個人都是量身訂做的,能發揮的功能都是不同的,重要的是能不能看見並發揮自己的功能。』、『我們可以說讓孩子洩氣的話,也可以鼓勵、讚美、找到孩子的特點。』、『孩子可以因為師長的鼓勵,而在心中播下種子。』我再度反思自己,當我可以用更遠更高的視界來看待這件事情時,我能體會成績只是一時的,去發現學生的優點比不斷逼他改缺點要重要多了,即使今天家長因為不滿意成績而換補習班,我也必須學著釋懷。雖然當學生離開時,心中還是難免失落,因為與學生分離,因為不被家長肯定,因為讓補習班又少了個學生。

『當腦中的負面情緒倒不掉時,就不斷用正面的想法來取代,當正面的東西愈多,負面的東西就愈少。』是的!我還在持續地學習,學習用正面的想法來面對學生,學習總是用鼓勵取代批評,學習著對家長懷疑的眼光釋懷,心裡深處也期待著有天我們的教育可以拿掉魚鉤,真正教魚在大海中學會自由、平衡的游泳。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