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來源:http://blog.sina.com.tw/ivip5885553/category.php?pbgid=23488&categoryid=178250


一口氣把木村拓哉的這部新戲看了四集,
在看的過程中其實有蠻多感觸...

木村拓哉扮演一個政治家的次子朝倉,但是由於對父親過去收政治獻金的行為不能接受
而選擇遠離父親及政治,在偏僻的小學當老師。當父親與大哥意外死亡後,黨內人士用各種方式
把朝倉找回來選議員,朝倉果然很戲劇化地選上議員,黨內大老之一神林接著用盡方法把朝倉拱
上日本總理的位子,目的看起來是要把朝倉當成傀儡來操弄,雖然朝倉還沒發現神林的意圖,
但是朝倉的清新親民作風漸漸引起老奸巨猾的內閣大老們反感,尤其是神林感到朝倉似乎不像
當初想得那樣容易受控制。

一開始我以為神林可能是想透過形象清新的朝倉來改造國家,
不過神林的狐狸尾巴似乎漸漸顯露出來,
不聽使喚的朝倉讓神林漸漸感到威脅,不過後續要怎麼發展還蠻讓人期待。

看的過程其實有蠻多想法,
我對政治的想法就跟這部戲裡的大多數國民的想法一樣,
大多政治家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國民的利益之前,
對於一般民眾發生的枝微末節小事根本不在意。
那根本不配稱為政治家,頂多是政客。
劇中的老政客大多都把這個特色演得淋漓盡致。

朝倉對任何小事都不會放過,
他想要和一般國民用一樣的視線來從事政治,更凸顯朝倉和其他政客的不同。
朝倉有幾個想法讓我頗有共鳴,
「你可以把我當小學五年級生一樣地告訴我嗎?」
朝倉在電視辯論時請黨內大老用一般人聽得懂的話來說明政見,
不要再用各種官腔及艱深的詞語來推砌幻象。
這跟我在寫論文的心境是一樣的,我總是希望我的論文不會只是一篇象牙塔文章,
要一般人都看得懂才有意義嘛。所以當我過去聽到「論文要以該領域學術社群的語言為準則」,
心中頗不以為意,如果刻意用理論、專有名詞來隔閡專家和一般人,那我覺得真的是太悲哀了。
我覺得,只有可以深入淺出,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話來說明,才是真正智慧的展現。

另一個就是朝倉在街頭演講時,
對大家承認父親收政治獻金的醜聞,
但是他拒絕延續這樣的政治,
因為他不希望告訴孩子為了成就「大好」所以可以饒恕「小惡」。
這的確是一個兩難的境界,搞政治需要錢,但是要怎麼弄到錢?
如果只剩下不合法的籌錢管道,你要不要繼續搞政治?
看起來很多政治家選擇繼續搞政治,
而且那些錢都不知道哪裡來,去了哪裡。
最可恨的是貪污國民的辛苦錢,
乾脆以後規定要搞政治的人要先簽切結書,
貪污就直接判死刑好了。

回到政客的話題,
我心裡想,也許很多人剛開始都抱著熱情來從事政治,
只是在這個江湖打滾久了之後,熱情漸漸磨去,最後只剩技術與經驗老練的軀殼,
已經不再有為國為民的靈魂。但是國家需要這種政客嗎?

我很好奇,台灣從政人士看到這部戲會有什麼感受,
他們會說這只是戲嗎?會說朝倉的作法太天真嗎?

事實上,有些的確是戲劇效果,一個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從國小老師變成國家總理,
總理也不可能真的有時間一一看完所有資料才來做出一個決定,
雖然我也覺得這樣才是負責的態度,但是現實似乎不允許,
先不講總理,光一個系的主任可能簽過的無數文件,都不可能每件每件追查。
如果只需要簽名,那麼簽名的意義又是什麼?
如果我們要一個人負責他/她簽過的文件,但是真的有時間看完所有的文件及相關資料嗎?
政治對我來說真的是件太複雜的事。

最近剛好台灣發生了很多跟政治家或該說是政客有關的醜聞,
讓我在看這部戲時心有戚戚焉...

雖然這部戲帶出了許多政治的陰暗面,
但木村的角色正是要注入一道清流,
讓觀眾感受到「希望」。

有趣的是,木村拓哉延續Hero裡主角的兩個特色,
一個是對任何小事都不放過,另一個則是有特別的嗜好,
這樣讓人的刻劃讓人覺得主角非常沒有距離感,相當「親民」。
這就是日劇編劇厲害的地方,知道如何縮短戲劇與觀眾的距離。

不過這部戲的配樂,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普普,
沒有很吸引我注意的地方。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