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無論是講學問或做事業的人都要抱有一副「無所為而為」的精神,
 把自己所做的學問事業當作一件藝術品看待,只求滿足理想與情趣,不斤斤於利害得失,
 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

 偉大的事業都出於宏遠的眼界和豁達的胸襟。如果這兩層不講究,
 社會上多一個講政治經濟的人,便是多一個藉黨忙官的人;這種人愈多,社會愈趨於腐濁。

 現在一般藉黨忙官的政治學者和經濟學者以及冒牌的哲學家和科學家所給人的印象
 只要一句話就說盡了--「俗不可耐」。

 摘自朱光潛的<談美>



看到這一段,不禁聯想到一些事情。
捫心自問我是否將做學問或做事業當作藝術品來看待,
事實上,多少人淪陷在斤斤於利害得失的泥沼裡而不自知,
我也不例外。

記得大學時打工時,多一小時都讓我覺得讓老闆賺到,我虧到。
不懂真正去欣賞自己的工作,從中找到「藝術」。

以前參加研討會時,我總覺得這是個批鬥大會,
我對於台上學者的研究論文的態度似乎「批鬥」多於「欣賞」,
於是心力常花費在找研究漏洞的功夫上,忽略了欣賞學問的藝術。

利害得失就像一座大山,遮蔽了人們眼前的視線,
蒼蒼眾生皆迷失在這座山林裡,
只有懂得越過這座山的人才會見識到山後風景的美麗。

透過了閱讀以及工作實踐的經驗,我才慢慢體會與學習到工作與學問的藝術,
慢慢發覺「有些事情不是金錢利益能夠衡量的」的道理。

如果可以,我也期待自己永遠能「無所為而為」,找到那所謂的單純而免俗的目的,
能夠因為欣賞,因為喜歡,因為追求更多的感動與樂趣而從事我的工作,
這也就是美,也就是生活的藝術。


剛看新聞,一堆民代跑去國賓飯店想和陳雲林嗆聲,想當然爾一定和警察人牆推擠,
可憐的警察們只是聽命行事,在和民眾的推擠中互有傷害,
這樣的風波,是不是讓某些「藉黨忙官」的人乘機作亂了社會,以圖求自己的私利。
是真的愛台灣,還是要作秀,只有自己心裡明白,
我想,這樣警民衝突的行為並不是宣揚民主,而是糟蹋了民主。

一個大陸人士訪台,台灣人自己就開始彼此傷害起來,
真的諷刺到了極點。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