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我對未婚出軌(俗稱劈腿)做的mini research,以下當事人的自述用 標楷體 顯示。

 

 

出軌始末娓娓道來

(一)虛擬國度初相識

  那時的朵兒27歲,與男友(簡稱A先生)已經交往了3年多。熱愛交朋友的她常上網聊天,在虛擬的網路國度中,她可自由自在地表達某些不一定想跟身邊的親友分享的事。朵兒和出軌對象(簡稱B先生)的初識便是發生在這個網路世界中,一開始她只是抱著隨便找個陌生朋友聊聊的心態:「他是我在網路上,在聊天室裡面認識的。剛開始就是純聊天啦!也沒有想要很特別去怎麼講…去做一些什麼樣的事情,因為網路聊天是很天馬行空的,有些事情都可以聊,甚至於說你不想跟你身邊認識你的朋友聊的事情,我像我會選擇性跟陌生人講一些我不想跟朋友或是親密的人講的事情,那選擇會跟某一個,反正永遠也不會見到面的人聊,這樣,會比較敞開心胸去聊。

 

(二)溫柔情鄉漸惑蝕

   在這樣的日積月累的互動中,朵兒逐漸覺得B先生對她非常關心,也很願意傾聽她的內心,「可能因為聊了很多事情是比較有感覺有狀況,然後他會感同身受去做一些…講得好聽叫分析,講得難聽就是怎麼講…就是會有一些關心,就覺得ㄟ他還不錯」。

   到後來「出來見了面當然熟悉感會有,因為畢竟有很多東西就是已經在網路世界已經非常熟悉了,對,一些觀念,小到譬如說吃東西,大到可能maybe是某一件事情的觀念,都會有雷同」,朵兒覺得和B先生有很多想法相同,兩個人似乎很談得來。

   B先生也逐漸對朵兒展現體貼與溫柔,B先生會「很溫柔的去,呃,對待我跟他生活間一些很細微的事情…」;一起出去時「他會脫外套給我穿之類的…」;經常噓寒問暖,關心朵兒的生活,「他就會主動說:ㄟ你晚上吃過沒啊?什麼之類的」;最讓朵兒印象深刻的是,B先生不顧遠距離地付出,「最重要的因素是遠距離造成一個朦朧啦!因為他會在這個距離內做一些這個距離不應該做的事情。譬如說幫你送晚餐來」;即使朵兒只是一時的興起,B先生也「還能夠配合我所有想要的喜好,或是一些欲望,或是一些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譬如說我現在想要去,現在很晚了我要去看,我要去看海之類的…我就會問他說:ㄟ你要不要陪我去看海?可是他在台中啊!我在台北啊!可是他就會好好就上來了」。這些溫柔體貼的舉動都讓朵兒「覺得還蠻感動的

隨著時間推移,兩人的互動愈加頻繁與親密,對彼此生活的表露更多更深入,當「聊的內容越來越多了之後,當然認識也會越來越多,涉及的部份就不會再像當初一樣就很單純,只是根據我的想法、我的情緒或他的想法、他的情緒去聊一些事情,然後會慢慢會接觸到比較現實生活面」。朵兒開始發現「可能也慢慢隨著時間認識比較長,那時候已經認識半年,對,半年了,就是連前面四個月加後面陸陸續續見面兩個月,已經半年了…那種情感已經開始轉變了,那到真正曖昧期過了,就是已經有點只差一句話說出口的時候…」,朵兒覺察自己對B先生的情感已經不只是聊天的朋友而已了

 

(三)多重感情相拉扯

   當她陷入B先生的情網後,她來回於A先生與B先生之間,兩邊的感情拉扯著她的身體,也糾纏著她的心靈。朵兒由於人要兼顧兩邊的約會,心裡也開始感到有負擔。

朵兒在男友A先生面前必須虛心地掩飾自己的奇異行為與情緒,「會有一點點強辯,後期,到最後期是還蠻誇張的,就是行為已經整個變調了,就是很明顯的感覺出來你這個人,有一點點心不在我身上,我男朋友曾經這樣跟我講過,但是我就強詞奪理,或是就是用情緒,憤怒去掩飾我的不安,我就會說:哪有,哪有這回事,你這個人實在是很愛亂想,之類的」。即使男友A先生感到懷疑而追問,朵兒也「都不承認嘛。我也反正就是說沒有沒有,不誠實不承認就對了…

朵兒在和B先生私會時,一方面享受B先生的溫柔與體貼,一方面「回頭又會去想這樣子好像對我男朋友真的很不好也不公平,然後就會開始愧疚…」,因此朵兒會回過頭去補償男友A先生,「就是對他(男友)一樣的好…然後我要去跟B先生約會了,然後就去約會了。然後回頭又,噢,又開始愧疚了,然後啊~我今天要買個蛋糕過去給他(男友)吃之類的,就是反覆啊!

雖然朵兒希望從B先生身上得到的是「純粹從另外一個人身上得到不一樣的感覺,對」;「他只要能夠給我不見得是溫情,甚至於他可能maybe給的是暴力,給的或是只要是不一樣於A先生的,我想我可能都會出現那一段」;「那種情緒是從有一點點刻意創造想要不同的感覺,但是她也對與B先生的關係感到有些不安與害怕,「想要但是又怕,…怕受傷啊!怕被騙啊!怕覺得放縱是一個不對的行為。…變成說如果也是不好的我可能也會接受,但是因為沒發生可能現在會這樣想,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也不見得會真的在一塊…

   雖然有這些困擾與負擔,朵兒卻一直以消極的方式來逃避問題,「這個時間可能那段時間真的是有點,嘖,我不知道ㄟ,放空吧!就覺得很任性,想完內疚完之後,明天又一樣了」;「內疚期hold很短,就今天內疚完就內疚完了,喔明天還會重覆,可能重覆又在不一樣的點又開始內疚,但是就一直在循環那個情緒,並沒有去解決」;「但是我…我…我有一個很複雜的情緒就是我不管是後悔、難過、困惑甚至於甚至於內疚的時間都好短,就不知道為什麼」。朵兒自己也不清楚為何會這樣。

   在這段期間朵兒曾經想過「我如果不跟我原本男朋友A先生在一塊,我要選擇跟B先生在一塊的話,因為那時候或許因為已經會去開始會愧疚,開始會內疚,開始會去想對兩個人都不公平,因為重點而且還有一個很嚴重的重點是B先生不曉得我有男朋友,我一開始沒有選擇說實話。所以他的投入已經漸漸的已經比我還深入的時候,我就會開始會覺得,嘖,這種是同時在傷害兩個人,所以我已經開始在思考說,是結束這段關係,回到男朋友原本A先生身邊,還是說跟A先生說清楚,就是投入B先生,完全投入B先生的懷抱,已經開始會想這件事情了…」。然而紙終究包不住火,朵兒的出軌事件終於即將曝光。

 

(四)事件曝光迫抉擇

   在經過A先生多次的追問下,朵兒終於鬆口透露自己與B先生的感情,知道出軌真相的打擊讓A先生「很難過失望啊!就覺得那前面我幾次問你你為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那他甚至於有點覺得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導致我會投到他人懷抱」。雖然感到難過、失望與自責,A先生「非常非常難過的告訴我說他實在沒有辦法接受我這個樣子,要我去好好處理,他沒有提分手,也沒有提說怎麼樣」。為了挽留朵兒的心,A先生「用真的就讓你受不了的溫情攻勢」;「希望我留在他身邊。所以他會加倍對我好,他能夠希望證明說他對我比較好。他是這種方式跟我相處」。

   發現朵兒已有男朋友的B先生,他的反應與A先生的反應在朵兒的眼中有著天壤之別。「B先生後來發現…超級崩潰,他說:你要不然就選一個,要不然我們就分手。他的反應非常的激烈,非常的…他的不能接受程度比A先生更恐怖。非常的恐怖,有點…反正就是很恐怖。…就是他,他很憤怒,他可是他憤怒是我不會講ㄟ,搥牆壁,…我會覺得可怕」;「那B先生是…失望吧!難過,但是他又很怕失去的那種情緒。所以一直會很急著問我說,我的決定怎麼樣。那我說:可是我還沒有想好,ㄟ,對,我的答案就這樣講」;「B先生給的壓力會比較直接…」。B先生的種種反應讓朵兒感到莫大的壓力。

   A先生與B先生的反應衝擊了朵兒的心,讓她深深感到難過與自責,「我很難過,我那時候真的是非常難過」;「那時候真的那一瞬間當然看他(A先生)難過的樣子我很後悔」;「但是我…嗯…怎麼講我對那個情緒,我會覺得我沒有辦法接受,我會覺得說看他那麼難過,我沒有辦法接受,我覺得是我做錯事情了」;「就會覺得說真的不是他做錯什麼,真的是我在任性,是我做錯了什麼這樣」;「就覺得,你不斷的在內疚…呵(朵兒不好意思地笑)」;「我覺得他(B先生)失控,我覺得是都是我的錯啊」。朵兒被迫必須儘速做出選擇,「就是你看到他你就覺得是該處理一下這段感情,然後看到B先生又覺得他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你就會覺得阿(嘆氣)自己實在是不是很不是很好,所以後來就很認真去思考之後還是決定還是跟原來男朋友在一塊」。

朵兒決定選擇回到男友A先生身邊,她努力地補救這段感情,「就是有當然就就哭著求他不要離開我啊,就是跟他講說我會我會去處理這段感情」;「會對他…會特別好,呵呵,會…那譬如說平常陪到七點八點九點,呵呵呵,就會陪到十點十一點之類的啊!就竭盡所能我能花我所有時間去陪伴他。然後,他只要他喜歡,他要的他愛的我都盡量做到,對啊」。

 

(五)重拾舊愛斬情絲

在朵兒決定斬斷與B先生的情絲回到男友A先生身邊後,朵兒對B先生的態度急轉直下,「我既然已經說要跟你(B先生)分手就是分手了,…就冷處理啊!…就是不要再給他有任何能夠幻想或是誤會的字眼」,朵兒也告訴自己必須忠於自己的選擇,要對男友A先生更好,「最重要的原因我覺得是我自己的改變,我覺得我要忠於我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對他更好」;「我覺得我自己的選擇是對的…當然我覺得有一點點也是催眠自己,我要強化這種信念,才不會後悔說我沒有選擇B先生。也有一點點這樣的因素。甚至於會有一點點覺得反正已經選了嘛!那當然就是以前是兩個人的份現在。全部就給一個人啊!

   A先生則是為了維持關係完整而容忍與釋懷,「他不想…不想破壞這這段關係,所以他容忍」;「他選擇遺忘吧!就是選擇我們不要再談這件事情」。出軌風波過後也讓A先生對朵兒投入更多的關注,「當然說實話他還是對我很好,甚至於會看得比較緊一點會更好」;「當然就是對我的,(朵兒輕笑)零碎的時間就不會放過了,就比較會會比較會關心你那些零零碎碎的時間,你在幹嘛。注意點會放得點會放得比較多,因為他知道原來這些是造成問題的原因」。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