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專業除了專業學識與技術外,
在認知、情感、行為的同理心表現是同等重要的,
以下為一個生病病人的住院心聲,
希望醫護相關的人士能夠從中體悟同理心的重要。



手術週記(2009年開右側卵巢畸胎瘤手術)
撰於術後第13天

<我想逃院>
這生平第一次的開刀,可以說是徹底認識了另一面的自己。沒想到自己原來這麼地脆弱、不堪一擊。一切的一切從手術前的那一晚開始。

男友和姊姊陪我到醫院登記入院,原本還一副灑脫樣的我,一被病房護士告知了一些術前的準備動作時,就起了要逃院的念頭。護士說12點以後禁食禁水,這不打緊;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要剃陰毛,而且還是由護士幫我操刀?我不要!!就在我還在後悔沒事先把事情搞清楚跟害羞到不行的當下,護士就把簾子給拉上,準備要幫我行刑了!天啊!誰來救救我?在這樣毫無心理準備的當下,說怎樣我也無法配合演出,因此我就請求護士讓我緩一緩再剃,先去抽血,才短暫逃過一劫。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來到了抽血中心。雖然剃毛跟抽血比起來,我寧願抽血,但是一想起過往的抽血經驗,我還是不禁要倒抽好幾口氣,那就是血管不聽使喚,抽不出血的窘境。而這晚,我依舊無法悻免於先前的經驗,血流到一半就罷工,搞得原本幫我抽血的護士請來隔壁的護士協助,在我的右手血管中不斷移動針頭,一下刺左邊、一下刺右邊,就是要刺出一條血路來,但是不知奮鬥了多久(約莫60秒),護士終於宣告放棄,但卻也毫不留情地說:「換另外一隻手試看看。」我的媽啊!!刀都還沒有開,我就先挨兩針了,而且說來真是可悲,當我按壓著手上「兩球」的酒精棉花時,我的意念竟起了變化。我告訴自己,都挨兩針了,如果這刀還不開,那就白挨針了~~~。


<討人厭的住院醫師>
挨完針、照完胸腔X光後就回病房。護士請我去會住院醫師,主要是解答我的一些疑問。原本以為住院醫師可以減輕我的焦慮、安撫我的情緒,但是相反地,他只是令我非常地不悅而已。

住院醫師坐在電腦螢幕前,身旁沒有任何的椅子可以讓我坐下,所以我只得站著聽他說話,就像小學生到老師辦公室聽老師訓話一般,而他始終用一副這個手術根本不算什麼的信念在跟一位初次動手術的我對話,因此我們完全對不上焦。而當我因擔心身體狀況而對手術提出疑問時,他都以嘲笑的眼神和嘴角回應我,好像我太大驚小怪,過度保護自我,讓我感覺不被尊重與同理。總之,他的自大、驕傲、跟缺乏同理心讓我厭惡。


<灌腸惡夢>
結束會談後(大約短短十分鐘吧),我得到醫師的同意自行剃毛,只是,這樣的舉動卻令我自食惡果,待後說明。剃完毛,護士也檢查過後,原本以為可以安心睡上一覺時,另一位護士卻跑來告訴我早上六點多會來替我灌腸。天啊!為什麼也沒有人告訴我還有這麼一回事?這算是哪門子的祝病人好睡法啊?

感謝那位護士,讓我做了一夜的灌腸惡夢。我夢到護士用像吸塵器般粗的筒狀物伸入我的肛門,替我灌腸,讓我非常害怕。就當我還在半夢半醒的時分,護士就來叫醒我,請我側身、拉下褲褲到大腿,然後用一根約20公分長,0.5公分寬的器具伸入我的肛門,把一些液體擠入腸道,然後要我屁屁夾緊,15分鐘後就可以去便便了。果真,不到15分鐘,我就想便便了,還便了兩次。

灌腸完後,就是吊點滴。此時,已經全身軟趴趴的我,卻又難逃找不到血管的命運,硬是又挨了兩針才成功掛上點滴。而第一針所造成的瘀青(因微血管破裂)至今在我的手上還看得一清二楚的(都怪那沒經驗的護士,在我剛被插完針後量血壓,造成血管爆裂)。就這樣,歷經重重的關卡,我終於爬上手術床,準備要挨此行真正目的刀了。


<1、2、3、睡>
進到手術房,終於遇到一些像樣的護士,各個都很親切,而且即使戴著口罩,我還是可以從她們的眼神看到微笑與溫暖。第一次進手術房的我,發現這個手術房跟電影上演的有些不一樣。裡頭沒有太多複雜的儀器,而且我頭頂上的手術燈也沒有電影上演的那樣大一個,頓時令我覺得,我應該只是進行一個簡單的手術而已。

讓我覺得比較特別的是,我躺的手術床上舖著一塊溫暖、加溫後的綠色床墊,讓我一躺上去就覺得溫暖加倍,非常舒服,等到護士幫我安頓好後(約莫5分鐘的時間),麻醉醫師就在我的點滴裡注入麻藥了,而不到3秒的時間,我就感到天花板在移動,順口說了一句:「我的頭好暈哦」,然後就不省人世去了。


<為什麼我在發抖!>
術後不知過了多久,我頓時醒來,發現自己全身颤抖,而且右腹部疼痛。還沒完全恢復意識的我只能用手敲著床邊的欄杆,呼叫一旁的護士,用卡卡卡個不停的牙齒問她:「為~什~麼~我~在~發抖?」而不到一會兒,就有護士在我的點滴管內注入東西,然後我又睡著了。

下一回有意識的時候是護士把我推回病房,在移動我換床的時候。我感到右腹部因為被搬動而疼痛,然後不多久就聽到男友告訴我王姊姊來跟我說話(王姊姊是跟我同房的病人)。其實她說了什麼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唯一記得的是我伸出手握住王姊姊的手,並且不斷地跟她說謝謝,然後就又睡著了。


<我要拔尿管>
當我意識漸漸清楚後,我突然發現有個東西令我非常不舒服。那種不舒服真的難以形容,只能說「自己的身體不被自己掌控」,那就是插在胯下的尿管。不論我如何使力地尿、尿了多久,都覺得尿不乾淨,就像是永無止境的尿意伴隨我,令我相當惱怒。我告訴護士「這個東西讓我覺得怎麼尿也尿不乾淨,而且很不舒服,讓我睡不著覺,請幫我拔掉!」只見護士一臉錯愕,試圖安撫我插尿管是為了我好。但這尿管真把我給害慘了。由於它,我不敢亂翻身,搞得我住院四天腰酸背痛;而且不敢清洗陰部,只能任由那些沒剃乾淨的毛毛糾結成塊,非常不舒服。

現在回想我當時的無理取鬧,只能說是醫病間的溝通不良所致。我自己因為沒有詢問尿管的用意而亂發脾氣,實在不應該,但是,護士也沒有告訴我尿管會自動引尿,我不需要出力就可以排尿,搞得我一直在用力,卻落得不清楚到底是有尿還沒尿的下場。唉~溝通何其重要啊。


<術後三差—體力、食慾、心情差>
術後第五天,雖然已經回到家了,但是還是感到很不舒服,尤其是「心理」; 覺得自己像個死人,只能一直躺著,想要起床,還得針扎一翻才能勉強坐起,更不用說是隨便亂走動了。術後的體力和食慾都很差,可能是因為帶病開刀(感冒),不能進補(中醫說的),搞得原本就體弱多病的我復原更是緩慢,起床沒兩個小時就累了,所以一直在睡覺。這跟原本以為可以好好看些書,休息一下的想像差的真的很遠,讓我的心情一直好不起來。唯一值得開心的是,每休息一天,就感覺自己的傷口比昨天不那麼痛一些,但是身體卻始終很累。唉~只能說是25歲的驅殼,65歲的體力。


<自由誠可貴>
住院四個晚上,完完全全地體會到自由的可貴。當我想拔掉尿管而不行時,我感到自由的可貴;當我不想服西藥但一定要服時,我感到自由的可貴;當所有討人厭的療程沒有一樣有轉寰的餘地時,我感到自由的可貴;當我想翻身或隨意走動而不能時,我感到自由的可貴。

因為自由被剝奪,加上自己的負向思考,不知道還有沒有站起來的一天,因此脾氣很差,一直擺著臭臉,不論是對男友、姊姊、媽媽、或是護士,而且不時哭泣,感到相當無助。我開玩笑地覺得,如果再多住幾天,我真的會習得的無助,因為在病床上,自己能掌控的東西真的太少了。

若問我從此次手術學到了什麼,我歸結以下四點:1、權威專家應有同理心(給予病人或消費者心理建設與改變信念)。2、健康的重要。3、專業知識的重要。4、經歷逆境的重要性。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寫得真好!! 嘿嘿
  • bluewhale06
  • 嗯嗯 對呀
    尤其對護士很 稀鬆平常的事情
    可能對病患來說都是第一次接觸的新奇&驚嚇事情
  • Rich張 重昇
  • 2009/10/29 髖關節手術

    親身經歷,感觸深刻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