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話中,她誤解了我的話,
正確來說,應該說錯誤詮釋了我的話。

所以她難過地哭了起來,
我也被這樣的局面弄得手足無措,
而我的情緒真的是要以雜七雜八、亂七八糟來形容。

懊惱,為什麼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卻會被解釋成這樣令人難過的意思,
懊惱著我的表達能力如此不好抑或她總是負面地思考我的話。

生氣,一向最不喜歡人家說謊的我,謊言式的試探說話方式讓我難以接受與釋懷,
因為我太笨從不能瞭解那是試探,而那樣就真的能試探出什麼呢?
只是一串語言的遊戲,而且是不好玩的遊戲。

難過,喜歡看人家笑的我,哭的場面最讓我承受不了,
她說她很難過,其實我也因為自己居然讓別人難過而難過。

疑惑,人與人為什麼要溝通?難道溝通不是為了更瞭解對方真正的想法,人的交流
是建立在溝通上而不是猜測揣摩上的嗎?

最後她太難過而無法繼續講下去為由,終止了這通電話。
一條電話線究竟能傳達了多少真正的話語與情感,
兩個人的世界只存在兩個極端:接通與掛斷。

只留下,還是滿腦疑惑與解決不了的情緒的我...


十九世紀的美國知名作家Josh Billings說過:
「人們最大的麻煩不在於無知,而是他們知道了太多根本並非如此的事情」



mingd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